页面载入中...

“中国天眼”顺利通过国家验收 正式开放运行

admin jizzcom视频 2020-04-20 160 0

  赵三民:没有。

  记者:一分钱都没给过?

  赵三民:没有,那时候不说给钱了,那个时候不能跟他要,一要的话,他就打人,打人打得可够劲了,可狠了。

  [解说词]赵三民是贫困户,为人老实巴交,没少受狄治民欺负。有一年春节前,洛阳市有关部门给贫困户送来肉、油、大米等慰问品,工作人员前脚刚走,狄治民就到赵家拎走了米和油,肉也用刀割走了一半。

  《铁浆》与《旱魃》:迟到五十年的文学经典

  《铁浆》写于台湾的1960年代,故事设定在清末民初的山东乡野,九个短篇故事,一群血性汉子上演着仇杀与救赎、侠义与温情,在命运面前抗争与毁灭的悲剧,复活了“战国时代的血性”(张爱玲语),乡土成为勘探人性善恶的舞台:为了争盐运生意灌下铁浆自戕的孟昭有(《铁浆》)、在酒楼上吃炒人心的屠夫傅二畜(《刽子手》)、不求神婆自学医书而接连害死家人的能爷(《新坟 》)…… 白先勇先生说:“这真是一篇中国短篇小说的杰作。” 阿城也盛赞“《铁浆》是现代汉语文学中强悍的代表作”,“今天这边的读者接触过的台湾类型小说,深深浅浅总有《铁浆》文字的影响,却不如《铁浆》的铮铮到骨。”

  时人以为《铁浆》是返乡文学,但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朱西甯自曝写作的缘起是孙立人案,人们才知道这是作家胸中的不平之气难以排遣,于是灌注到了想象中的华北原乡。在朱天文看来,“萝卜菜籽结牡丹”,这正是文学的奥妙与慷慨。“这不正是文学吗?往往等于是作家写我所能写,给我所能给的,读者取他所能取的。但是常常一个作家所能给的东西,碰到一个非常高明的读者,可能读者得到的是远远超过作家要给的。就像《铁浆》,完全叛变了作家,走向自己很多种可能的未来。”

admin
“中国天眼”顺利通过国家验收 正式开放运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