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传承人——徐忠德

  “饶学”在内地开枝散叶

  饶宗颐晚年醉心书画,其将毕生丰厚学养凝练于笔法之间,自成一家。同时,饶宗颐与广东各界学人联系紧密,常有题词。中山大学八十年校庆之际,彼时身体不佳的饶公仍举笔挥毫,题下“岭学辉光,开来继往”。

  2009年,南方日报推出大型策划“世纪广东学人”系列报道,挖掘对中国近代学术史产生重要影响的学术大家,如陈寅恪等人。当时南方日报采编团队专程前往香港拜访饶宗颐。当时已经93岁的饶宗颐依然精神矍铄、思维敏捷,握手时还颇有力道,现场饶宗颐还欣然为南方日报“世纪广东学人”题字,并允诺给南方日报60周年社庆题赠墨宝。当时饶宗颐还说,“为南方报社这个系列报道题词,我觉得很有意思。”

  在专访中,有件事令采编团队印象格外深刻。饶宗颐说:“‘持论要正’是一种做学问的态度,这对后世学术是非常重要的。”饶老曾经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写了研究王莽的著作《新莽史》,本来当时已经有出版社跟饶宗颐沟通发表,但要求饶宗颐将王莽写成皇帝,而他崇拜的司马光《资治通鉴》里却未将王莽视为正统。最终,饶宗颐认为出书要有利于社会,有利于人类,不能投其所好,最后竟将这份心血束之高阁,书稿在箱底压了半个多世纪。饶宗颐后来回忆说:“庆幸有股勇气停下笔来,并为自己有一份担当的责任感而自豪……绝不能勉强为功名去做学问。”他还笑称,“人要讲气节,除了求真、求知,还要求正;要是当时我出了这本书,早出名了,但也可能毁了我。

  饶宗颐也似乎从没有大师的架子。当年,一群雷州田园村的农民自发筹建广东“中国雷歌馆”,一入馆内他就看到一块“中国雷歌馆”的匾额,这块匾就是身为潮州人的饶宗颐专门为这群身体力行保护和传承包括雷歌在内的中国各地民间歌谣的农民题写的。

  2013年6月,“饶宗颐学艺研究中心”在广州增城奠基,96岁高龄的饶宗颐专程赶来,他面容清癯,剑眉星目,十分健朗。当时他每天还在读书、还在带领学生做研究。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馆长李焯芬说,“饶老是一个有很强好奇心的人,即使到了90多岁高龄,你给他一个学术问题,他还是会调研下去。所有他研究过的问题,他都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会从对问题的研究里面获得很大的乐趣,不管是哪一个课题,他都能做出趣味出来。”

  2015年,中山大学饶宗颐研究院正式成立,旨在整合海内外各种积极因素,打造一个兼具国际性、权威性的饶宗颐学艺研究中心,鼓励海内外学者投身于中华传统文化的学术研究,深入钻研饶宗颐的论著和艺术作品。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传承人——徐忠德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